<strong id="cua8s"><li id="cua8s"></li></strong>
    1. <rt id="cua8s"><optgroup id="cua8s"></optgroup></rt>

      <rt id="cua8s"></rt>
      Feedback
      • 馬里那斯·范德博教授

        (Teacher 荷蘭萊頓大學)

        Summer school of Renmin University with choice courses and sound procedures provides golden opportunities for students to acquire new knowledge and approach the frontier of studies.

      • Anne Holopainen

        (Student 芬蘭)

        The one on one volunteer service of Summer School is excellent. Through the communication and interaction with volunteers, I glimpsed and experienced life in RUC in a very real sense.

      > Voices
      What the teachers say?

      By ISS Teachers

      楊菊華教授:嚴謹治學才能終有所獲
      2014年的國際小學期期間,我校社會與人口學院的楊菊華教授擔任“中國人的婚姻與家庭”課程的教學工作。該課程用英語講授,主要通過講授、閱讀學術研究成果、觀看文藝作品和課堂討論等多種形式,讓學生對婚姻家庭的歷史變遷、現狀和特點有所了解,重點關注中國的婚姻與家庭,但也會通過比較視角,涉及西方的婚姻與家庭。
      “中國人的婚姻與家庭”這門課程作為社會學門類下的一門課程,貼近社會生活,許多同學都抱有濃厚的興趣,在選課階段就受到了同學們的熱烈追捧,僅有三十多個名額的課程選課人數達到了兩百多人,也是今年國際小學期人氣頗高的課程之一。
      楊菊華教授說,國際小學期確實對老師的英語水平有很高的要求,“有一些詞匯原來很熟,但是長期不用了,就要花時間講,一周三次課,花在講詞匯上的時間就很多。”當然,英文教學對同學們的對英文水平的要求也更高了,但事實上學生們的英文水平是各有差異的,“非常參差不齊,看他們做的展示就很清楚,坐在前排的幾個學生英文挺好的,說得特別流利。”而對于這一問題,楊老師是這樣認為的,課程教學一定是要公平的,不能說誰的英文差就要求老師向你傾斜,“但這也就是為什么我考試之前強調,不會用你英文的水平來判斷,比如你的這個句子不通,但是你的意思到了我覺得就行了,我不會說,你這個有語法錯誤,因為這個不是英文語言課嘛,那今天我也說了,萬一哪個詞你記不住不會寫,你用中文也可以。”所以楊菊華來時也一直在強調,這不是語言課,也不在乎有沒有語言錯誤,或者這個詞用得是不是地道,只要你的意思表達出來了,就是一種課堂參與。
      “中國人的婚姻與家庭”,實際上是一門與我們生活非常相關的課程,對我們的日常生活學習也是有意義的,因為社會學是很重要的,涉及面非常廣。這門課名字叫“婚姻與家庭”,但是開始給同學們介紹的背景,就涉及到了整個三十年的經濟、社會、文化,包括制度方面,不管是延續也好還是變遷也好,制度是跟整個社會的變化密切相關的,反過來也會作用于社會。“不管你是學社會學的還是學其他專業,可能都避開不了這個,這個是從學科的角度。從個人來說,這個都是跟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的東西。”楊教授如是說。
      從6月底到7月份底,楊菊華教授將時間都花在了國際小學期的課程教學上,雖然暑假對教師來說是做科研的寶貴時間。楊菊華教授認為,國際小學期是有用的,關鍵看學生自己是否可以把握好這個機會。楊教授說,課上展示環節是希望大家有團隊的意識。“國際小學期的意義在于自己是否投入,如果只是想混學分,那是沒有收獲的;如果自己想學一點,還是能學到東西的。對于同學們來說,國際小學期是一個鍛煉和展示自己的寶貴機會。”
      (國際小學期記者孫畹婷供稿)
       
      布賴恩•懷特教授:遵從內心的選擇
      布賴恩•懷特,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農業與資源經濟學系教授。懷特教授在2014年國際小學期教授“知識產權與創新經濟學”這門課程。初見懷特教授,他身穿藍色襯衫,笑容和藹,還不時地冒出一句典型的美式幽默。作為學術精湛的教授,他的人格魅力同樣令人欽佩。
      今年暑假是懷特教授第一次來我校教授國際小學期課程,懷特教授說,盡管執教時間短暫,卻也感受到,人民大學是一所著名學府,學生經過高標準選拔,課堂上許多學生都非常優秀。懷特教授認為,中國學生的平均數學背景不錯,他能夠看到中國學生都在互相學習和共同進步,這很令人欣慰。
      懷特教授的研究領域十分廣泛,這次國際小學期他選擇了教授知識產權與創新的問題,懷特教授表示,創新對農業發展至關重要,比如,年輕時他在澳洲農場,唯一的熱源是木材,之后變成太陽能,這就是一種創新。對于經濟學的任何領域,創新都很重要、有趣但又富有挑戰;創新也是一個不易研究的領域,因為創新在不同時代都展示出不同的樣貌,創新的前沿總是隨時代變化的,這也是它有趣的地方。懷特教授也希望通過這門課程的開設,讓更多的中國學生了解到創新的相關知識。
      懷特教授也對我國知識產權和創新的相關問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對于中國目前的創新狀況和對諾貝爾獎的追捧,他說,中國在上個世紀的幾十年中還是一個并不富裕的國家,但是中國的發展無疑是非常迅速的,在食品供給、健康醫療等方面都發展迅速,這樣驚人的成是值得驕傲的,這些比諾貝爾獎更加有意義更加重要。“我也非常相信,中國擁有許多優秀的科學家,在下一個十年或二十年里,你們會拿到諾貝爾獎。而事實上,許多美國的華裔科學家都曾拿到過諾貝爾獎,這也是一種肯定。我了解到的諾貝爾獎得主并沒有什么不同,就像你我一樣研究項目,他們只是比較突出并且抓住了機遇”。
      (國際小學期記者孫畹婷、呂永周供稿)
       
      Leif教授:我想教會學生的是責任
       
      ■學生記者 商雨桐
      Leif H.Skibsted,國際農業與食品化學界知名學者,丹麥哥本哈根大學生命科學院食品科學系教授,中國人民大學講座教授、新奧國際杰出教席專家。
      1976年在哥本哈根丹麥皇家藥學院獲博士學位。從事食品化學研究30多年,共發表相關論文400多篇,曾獲“Niels”和“Ellen Bjerrum”金獎、“Carlsberg”和“Ole Roemer”研究獎,曾由ISI Web of Knowledge(科學情報研究所數據庫)授予1994-2004“丹麥農業和食品科學引用率最高作者”獎。
      在2014年國際小學期(暑期學校)開學典禮上,Leif H.Skibsted 教授和12名海外學者被授予“中國人民大學國際小學期榮譽教師”稱號。從2009年國際小學期首創至今,Leif教授已經在人民大學的課堂上度過六個年頭,“我想教會這個國際小學期學生的,是責任,每個人對于食品生產都應當有的責任。”
      “我們要做出負責任的選擇”
      國際小學期年均開設約200門課程,《食品化學與健康》一直很熱門,每年都有很多來自不同學科的學生選修。談起開設這門課程,Leif教授說,最初正是抱著讓更多人了解食品化學的想法接受人民大學的授課邀請。
      “我想,這大概是因為食品和每個人都有關系,同時食品危機是你們這一代乃至你們的后代面臨的一個巨大挑戰。”說起這個話題,Leif教授略顯嚴肅,“現在世界上大約有70億人口,10億人口在忍受饑餓,這大約是1/7的比例。一、二、三、四、五、六……”他突然抬手點向了研討室里的記者和學生助理,指著第七個人說,“No food for you tonight(今晚沒有吃的給你)!”一片愕然,然后大家爆發出一陣笑聲。玩笑背后,Leif教授顯然想讓大家明白,饑餓離我們并不遙遠,食品與我們每個人相關。
      “21世紀50年代,我希望那時你們還在。”Leif教授以一句幽默繼續著這個話題,“那時將有大約90億人口,而我們擁有的資源數量是一樣的,同等的土地去耕種,同等的水源去消耗,同等的海洋資源供捕獲,而食品產量必須比現在超出50%,這實在是一個巨大的挑戰??萍寄軌蜻_到這一點,但是為什么還有這么多人挨餓呢?因為一些食物被浪費了,一些食物壞掉了,這和細菌有關,和害蟲有關,和很多其他因素也有關系,這些都和食品科學息息相關。這就是為什么食品科學如此重要,每個人都必須對此有所了解。”
      在遙遠的北歐丹麥,Leif教授密切關注中國十數年,正是因為看到中國在食品生產供應方面做出的努力。“我對中國的歷史很感興趣,你們處在一個不斷變化的社會里,近五十年來,中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如今,你們有著非常好的食品產出,幾乎沒有人挨餓,但是在(20世紀)50年代,還有很多人并沒有足夠的食物。你們運用科學達到這一點,這正是我感興趣的領域,食品產出和保存。”
      在2010年一篇關于Leif教授的報道中,他曾談到,相信未來糧食產量會比現在高兩倍,而信心來自科學。“如果沒有科學,我們大約只能養活40億人口,而今我們擁有70億人口,未來會有90億人口,在同等的資源條件下,是肥料和化肥耕種方式解救了我們。當然這就像轉基因食品一樣,有好的一面,也有消極的一面。我們可以看到,美國在上個世紀就已經使用轉基因食品了,并沒有出現災難。我們應當尊重自然,但重點在于我們應當學會平衡和我們如何做出負責任的選擇。”
      “這里的學生very interesting!”
      2009年第一次給國際小學期授課時,Leif教授“還有些不太自然,不知道中國的學生真正想從我這里了解到什么”。如今,他已多年參與了化學系的研究生教學和科研工作。
      “化學對于很多問題的解決都非常重要。就像治愈肥胖癥的醫生,也必須明白糖類的化學原理和對人體系統的作用。”了解到人民大學在人文社會科學領域的優勢后,Leif教授將國際小學期的課程定位為提升學生對于自然科學的認識,強調理工學科與人文社會學科之間的聯系,因為他深信“化學在中國未來的發展道路上必然會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從第一次國際小學期課程開始,Leif教授投入了滿腔熱情。他上課前總會提前幾分鐘到教室,或者和學生交流,或者準備板書;上課時會經常與學生互動,試著以更加簡單直白的方式讓更多學生懂得食品化學的奧秘,也會和學生討論丹麥與中國在烹飪上的差別,認為中國食物更加適合未來世界。
      “這里的學生very interesting(很有趣)!思想很開放,并且擁有國際化的視角。”Leif教授不時會收到選修國際小學期課程的學生發來的電子郵件,“他們的發展都很好,聽到他們告訴我自己去了一些世界知名大學時,我真的很為他們開心。”
      2010年,Leif教授受聘我校講座教授。2012年,我校設立新奧國際教席,面向非華裔外國專家,優先設置在對國家經濟社會發展、文化傳承創新等具有重大意義、學術上最有可能達到國際領先水平的國家重點學科、學校重點建設學科、國際通用學科以及有望實現重大突破的新興學科和交叉學科。Leif教授首批入選新奧國際杰出教席。
      從此,除每年暑期在國際小學期授課和為期兩周的合作研究外,每年春季,Leif教授都會來訪開展教學研究。
      化學系建設的“功能分子與材料動態結構研究中心”具有國際領先水平,Leif教授在這里合作開展了與食品和健康、醫學和生命科學密切相關的課題研究。其中,他建立的4項研究方法為在分子水平開展復雜體系中抗氧化活性研究提供了基礎,3項研究結果為從分子水平進一步揭示生物體抗氧化防御機制,為抗氧化劑的篩選與應用、設計與合成提供了實驗證據。
      幾年來,Leif教授以中國人民大學為第一作者署名單位合作發表學術論文15篇。他參與指導的2名博士研究生、5名碩士研究生,已前往德國馬普所等著名高校和科研機構從事科研工作或繼續深造。他參與指導的本科生宋林霖在本科期間就在美國化學會(ACS)農業食品化學雜志發表了研究論文,現在美國攻讀博士學位?;谂cLeif教授的合作研究,化學系3名青年教師已成長為教學科研骨干,其中2人成功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
      游歷過多個中國城市,見識過很多中國美食,也關注中國的食品安全問題,Leif教授認為,除了加強監管之外,還要加強對民眾的教育。為此,他在古稀之年依然奔波在中國大地上。至于將來,他想去中國的南方看看,還想去“非常冷”的哈爾濱,“如果身體健康允許,我會一直參與國際小學期。”
       
      史黛西福特:“好的學習效果需要全心參與”
       
      ■學生記者 劉雅文
      2014年夏天,人民大學國際小學期,來自西藏民族學院的大學生徐雅琴遇上了來自香港大學的史黛西福特教授,兩周半的課程,讓師生倆人都有了全新的感受。
      史黛西福特(Staci Ford),出生于美國,先后獲得美國楊伯翰大學學士學位、哈佛大學及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碩士學位、香港大學博士學位。自1993年以來任教于香港大學,擔任榮譽副教授,同時在美國、中國、歐洲、中亞等國家和地區大學擔任客座講師。
      見到史黛西福特教授時,她身著紅裝,臉上帶著暖人的笑容。她說,這不是第一次來北京,卻是第一次來到中國人民大學,第一次參與國際小學期授課。在美國成長,在香港生活,使得她對歷史文化和民族認同研究特別感興趣。在國際小學期,她開設的課程是《美國流行文化歷史》,“以流行文化為材料,著重培養學生以歷史性的、批判性的思維思考文化現象的能力”。
        “我很幸運見證和親歷了香港回歸以來的變化”
      1993年,在香港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后,史黛西福特開始在這所大學任教。“到現在已經有21年了。我不敢說自己是香港文化方面的專家,但在香港生活算是十分在行了。”她笑著說,“我很幸運見證和親歷了香港回歸以來的變化,深有感觸。”
      初到香港,史黛西福特教授感覺香港與紐約有很多相似之處,從歷史的視角來看,香港與各種文化碰撞的機會更多,受西方文化影響更早、更深,“然而香港回歸以后,身邊說普通話的一下子多了起來。”
      隨著香港回歸后兩地往來增多,史黛西福特教授越來越深切地感受到一種血脈親情。“我在香港大學的學生們都很愛國,對中國的文化和歷史有著很強的民族認同感。人們常常說香港與內地怎樣不同,主要是在傳統印象以及政治體制上。其實現在我感到更多的是共性。”
      近年來,從內地到香港高校學習交流的學生越來越多,讓史黛西福特教授感受很深的一點是,這些學生十分勤奮認真,他們的態度感染著香港與來自世界各國和地區的學生。“看著他們一起努力,把課堂學習和學術研究水平提升到新的高度我覺得很欣慰。”在她看來,同時也有許多香港高校的學生來到內地交流或就業,這也推動了香港和內地的融合與發展。
      最近,史黛西福特教授正在通過中國內地、香港地區電影作品和僑民電影開展中西跨文化交流研究。“現在影視領域的合作越來越多,有時很難界定是香港電影還是內地電影,其實電影的產生本來就是一體的,能夠制作出呈現歷史、反映時代、指導現實的優秀文化作品才是最重要的。”她認為,優秀的電影作品是了解和研究文化的重要材料,她也鼓勵學生用課堂上學到的文化觀點解讀電影,“從電影本身出發看到更多。”
        “不同的學科都應該以開放的心態相互對話”
       第一次來到人民大學,史黛西福特教授就對這座校園留下了深刻印象,“人民大學的人文氣息非常濃厚,具有全國高校頂尖的人文社科水平。在課堂上我看到同學們對歷史有很高的熱情和很好的思維基礎。”
       針對社會上出現的“歷史無用論”,史黛西福特教授認為,人文教育在當今高等教育中的重要性依然不容小視。“我也理解學生選擇攻讀歷史專業時的顧慮。但毋庸置疑,學習和研究歷史具有重大價值,能夠訓練一種批判性的視角,開放地思考問題。而且,歷史學科也隨時歡迎來自不同學術背景的學生。”
       史黛西福特教授說,自己指導的很多優秀的學生就來自金融、經濟等專業。“他們之前的學習和生活經歷都是歷史的一部分,都是他們開展研究很好的材料。其實,歷史思維對經濟、商務甚至理工學科等方面都是大有裨益的。在學習過程中,學生將慢慢體會到研究歷史的重大價值。”
       “不同的學科都應該以開放的心態相互對話。”史黛西福特教授說,參加國際小學期最令她驚喜的地方在于,在一個課堂上有不同國家種族、不同專業背景的學生,他們的視角和思維往往超出她的預期,這對文化歷史學的探討尤為有利。“每一堂課上大家討論和分享的時候,實質上就是鮮活的跨文化交流,我們都很享受這個過程。”她高興地說。
        “好的學習效果需要學生和老師都全心參與”
       在史黛西福特教授講授的《美國流行文化歷史》課堂上,有來自美國、法國、韓國等國家的留學生和中國高校學生。課間,她時常和同學們交談,引導他們用課堂上學到的歷史文化觀點來分析不同文化之間的區別與聯系。她說,學生經常會提出一些新的觀點和思考角度,將教學內容引入縱深,“我很期待這樣的思維閃光點,他們時常讓我驚喜。”
       作品賞析、課堂討論、課下閱讀、讀書筆記、課程論文是史黛西福特教授教學的幾個環節。她會根據每節課的內容選擇相關的影視作品讓學生鑒賞,還請來嘉賓到課堂上與學生面對面交流。在采訪中,同學們都表示很喜歡這種能夠讓自己充分投入的教學方式。
       因為碩士學位是教育學方向,史黛西福特教授曾經比較思考過不同的教學方式。她發現,在美國學習和工作時,習慣以互動、討論為主的教育方式,而到了香港大學,學生往往希望有更多的講授,“我深刻地體會到,當學生更多地投入和參與時,學習效果更好。”
       在每節課前,史黛西福特教授都會通過郵箱發給學生與課程相關的閱讀材料或電影,并要求每人寫出閱讀思考。“閱讀是最能調動學生主觀能動性的方式,因為每個人的文化知識背景不同,對同一閱讀材料的理解也不同。文化本就無高下優劣之分,我看重的是學生是否學會用歷史的眼光觀察。”
       從求學美國到執教香港,史黛西福特教授親身體驗了不同的教學模式。在她看來,很難界定最好的教學方式是什么,但不容忽視的是相互學習借鑒。“當然,教師和學生一樣,都是在嘗試和犯錯中不斷成長的。我們期待與學生之間的互相反饋,這使師生能夠共同進步??偟膩碚f,好的學習效果需要學生和老師都全心參與。”
       “學術、工作、生活更方面都在學習。”第一次參加國際小學期,史黛西福特教授表示非常喜歡人民大學的氛圍,與可愛的學生們在一起非常愉快,“明年如果有機會,我非常愿意再來。”
       
       
       
      日本成本人AV无码免费动漫,日本成本人片免费视频无码,日本成本人av无码免费